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委動態

疫情加速民宿行業洗牌 “小而美”民宿的黃金時代或已結束

文章來源: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最后更新時間:2020-11-06    閱讀次數:

    疫情令各行各業經歷危與機,旅游業遭遇“寒冬”,奢侈品行業銷售低迷。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我們對“一起”有了更深的感悟:旅游企業深耕境內,住宿行業抱團取暖,國貨美妝異軍突起,奢侈大牌跨界聯名……重塑正在進行,新一輪浪潮就在不遠處。

    新京報訊(記者 曲筱藝)2020年的民宿市場喜憂參半,“小而美”的單體民宿雖然熬過了疫情,但依然難免被洗牌的局面。后疫情時代,隨著高端民宿發展,民宿行業將加速品牌化、連鎖化進程,單體民宿將受到擠壓。不過,業內人士表示,雖然“小而美”的民宿創業時代或已結束,但連鎖化對民宿產業來說是一把雙刃劍,有利有弊。

    收獲反彈性消費紅利,未來仍面臨淡季運營壓力

    王力在蘇州經營一家8間客房的民宿,今年春節期間由于臨時停業,損失頗大,“我當時已經抱著要倒閉的打算,員工也走了一半?!睕]想到,從5月起,隨著全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入住率居然慢慢恢復了,暑期和十一黃金周期間更是天天滿房,“基本彌補了上半年的損失?!辈贿^,她也坦言,由于疫情的不確定性,即使滿房也沒敢貿然增加人手,“大家今年都比較辛苦?!?/p>

    今年年初,國內民宿行業受疫情影響驟然落入低谷。然而,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向好、國內經濟逐漸復蘇,在暑假和十一黃金周的加持下,鄉村民宿的入住率高達80%,成為大住宿行業疫后復蘇的佼佼者。業內人士坦言,鄉村民宿大概是疫情后收獲“反彈性”消費紅利為數不多的行業之一,這主要得益于疫情后,人們將度假和消費訴求轉向周邊游市場。

    但是,民宿老板并沒有想象中那樣賺得盆滿缽滿。鄉伴創客學院院長顧軍表示,“大多數民宿的營收與往年持平,疫情后雖然入住率提升,但客單價下降?!睋私?,上海、北京等周邊型民宿今年暑期房價基本與往年持平,均價為600元-700元;麗江、廈門等地的民宿房價與去年同期相比幾乎腰斬,僅300元左右。顧軍指出,疫情后五星級酒店和度假村大幅降價,有的僅售五六百元,在此背景下,民宿千元以上的價格很難維持,“主力店會把價格放到600元-800元,只有節假日或者特殊房型才能維持在千元以上?!?/p>

    疫情期間,民宿行業通過降低運營成本,減員增效,努力提高抗風險能力。顧軍表示,2020年民宿市場總體來看喜憂參半,先抑后揚——雖然火爆的暑期彌補了年初的大部分損失,個別地區甚至超過往年;但目前又即將進入淡季,未來4-5個月的運營壓力比較大。

    入住率高達90%,消費回流助力高端鄉村民宿發展?

    新京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疫情之后那些能提供獨立院落、復式房型、親子套房或者整棟別墅的高端民宿,更受到市場歡迎,恢復速度也更快。有數據顯示,許多疫情前入住率在70%左右的高端民宿產品,疫情后的入住率都能達到90%。

    在延慶經營院落式民宿的曹先生表示,今年能住5人-8人的獨立院落式民宿賣得最好,“往年都是由幾撥客人分別租住,今年都是一家人直接包院?!睒I內人士分析,這與疫情后消費者度假習慣的改變有關,人們出游更加注重安全性和空間感,高品質的獨院或者獨棟鄉村房源的入住率顯著增加。據統計,今年超過52%的客人更愿意選擇獨立的多居室民宿。

    疫情在對民宿造成重創的同時,也反向助推了民宿的深度發展。近年來,隨著一線城市周邊休閑度假理念的轉變,高端鄉村民宿逐漸興起,疫情后中高端客戶的消費回流,無疑進一步助力高端民宿的發展。業內人士認為,疫情反而加強了對投資鄉村民宿的信心,尤其是那些既有標準化的硬件和服務水平,又能保留當地自然美學和人文風情的精品民宿。據了解,除了提供“包院”或者“包樓”的住宿服務,鄉村高端民宿還衍生出各種附加體驗項目,比如農家定制餐飲、短途旅游以及土特產等。

    針對疫情后高端民宿的“火爆”,顧軍表示,消費者并非一味地追求高價位民宿,而是更青睞性價比高、功能性強的產品。他指出,目前民宿主要消費客群的確發生了變化,早期民宿消費以情侶為主,注重私密性、好景觀,比如把浴缸放在露臺上的民宿;疫情后的消費群體則以家庭、親子為主,對民宿的相關配套要求更高,比如餐廳、咖啡廳、兒童活動區、泳池等?!敖衲晗奶炷軡M足親子需求的民宿生意更好,比如設有大泳池、親子活動空間或者提供相關自然教育課程等?!?/p>

    連鎖化擠壓單體民宿生存空間,頭部品牌積極擴張

    然而,當王力這樣的民宿主們還在如履薄冰、艱苦“求生”時,民宿頭部企業已經著手新一輪的門店開業計劃。顧軍表示,后疫情時代頭部品牌會抓住當下機會,積極擴展,比如最近大樂之野、行李旅宿都開拓了面對更年輕客群的民宿綜合體產品。

    “后疫情時代,民宿行業將加速品牌化、連鎖化進程,品牌企業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敝袊埖陞f會會長韓明在一次民宿酒店行業發展峰會曾這樣表示。事實上,從疫情暴發至今的各類民宿恢復狀況來看,連鎖品牌化的民宿預防和抵御風險能力更強,也更有能力給予加盟商金融支持和管理扶助措施。顧軍坦言,未來高端民宿、連鎖民宿酒店對“小而美”的單體民宿擠壓是明顯的。不過他也指出,高端民宿一旦連鎖化,超過一定數量和規模后,會逐漸失去個性,管理、服務也會滯后?!皩γ袼薅?,連鎖化和規?;且话央p刃劍,超過一定體量之后,品牌個性、消費者滿意度等問題都會顯現?!?/p>

    不過,也有民宿行業資深人士建議,與單打獨斗相比,單體民宿可以選擇相對成熟的民宿群落,“抱團取暖”更利于長遠發展。由于民宿個性化、差異性的特點,民宿群落不會形成惡性競爭,反而可以通過共享周邊的公共資源,比如公路、娛樂設施、景區等,從而降低運營成本。

    業內人士分析,即使沒有疫情,2020年民宿也面臨洗牌,部分民宿會關停。2013年-2017年是民宿的黃金期和爆發期,根據《浙江民宿藍皮書》數據,浙江民宿新增數量最高峰在2015年-2017年,之后便趨于平穩?!敖窈髱啄陼源媪肯癁橹鳌?,顧軍認為,“小而美”的民宿時代正式結束了,“這里面有資本追捧等多方面原因,疫情黑天鵝只是起到了加速和推動作用?!?/p>

    七年前,小微創業各方面條件比較好,迎來了民宿創業的黃金期。如今,民宿產業投資門檻高,好資源已經被壟斷,民宿逐漸變成了配套。另一方面,從市場大格局調整來看,近期出現了大規劃和大整合的趨勢,比如浙中大峽谷度假區的成立,融創文旅的云南超級文旅大盤等,都在有計劃地系統收編國內民宿品牌和團隊。顧軍預計,民宿行業大概需要5年的時間盤整和積蓄力量,再迎來下一個民宿人的美好時代。


工程人物
最后更新
熱門點擊

版權所有: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網站維護:中國建筑企業協會信息傳媒部

您是第位訪問本站的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