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領導講話

喬爾?桑德斯:設計自然,本身這個想法就是壞的!

文章來源: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最后更新時間:2015-08-07    閱讀次數:

  在美國,紐約建筑設計師喬爾·桑德斯(Joel Sanders)糅合自然和現代的前衛住宅設計早已廣為人知。

  從韓國首爾的優雅民居,到紐約頂樓的奢華公寓,桑德斯的作品擅長自然景觀與建筑的完美融合,他所在的團隊為韓國首爾北門山設計了聯排的別墅群,白與綠相間的家居,給人一股返璞歸真的感覺。在紐約,喬爾設計的百老匯頂樓公寓,將自然帶入建筑內,整棟公寓由環保的人工材料(地毯、板材、回收玻璃)和天然材料(桃木、植物)建造而成,室內與室外融為一體,打破了天然與人工的傳統界限,為忙碌的紐約人提供了呼吸的空間。

  為喬爾獲得更多贊譽的,是為紐約大學博布斯特圖書館建造的防護網。由于此前曾有過好幾名學生從該圖書館中庭跳樓身亡,校方委托他對這座建筑進行防護設計。和以往冷冰冰的樹脂玻璃墻不一樣,喬爾設計了一道外觀優雅的鋁制護網,護網能夠滲透光線、空氣,也保持了觀賞中庭的景觀視野。既不改變現有結構系統,也不影響到防火和保安基礎設施,這個中庭設計也被紐約的建筑評論家保羅·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er)稱贊為“紐約最漂亮的建筑體驗之一”,并被全世界建筑媒體爭相報道。

  桑德斯的作品曾多次獲得美國建筑師協會設計獎,以及美國圖書館協會、國際室內設計協會頒發的圖書館室內設計獎。除了在紐約有自己的事務所,他還兼任耶魯大學的副教授,教授建筑學。

  2013年3月,喬爾·桑德斯以訪問學者的身份,來到了亞洲,參與了耶魯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的交流活動,并接受了時代周報記者的專訪。

  中央公園充滿人類的內疚

  作為一名建筑師,喬爾·桑德斯不喜歡被定性。在介紹他的建筑理念時,他引用了紐約中央公園的例子。坐落在曼哈頓中心的紐約中央公園于19世紀80年代落成,是第一個完全以園林學為設計準則建立的公園。

  不過在喬爾看來,這種設計更像是一種人類對自然迷失的內疚感,一種失去純真的迷失感。

  紐約中央公園的設計師是大名鼎鼎的美國景觀設計之父奧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在喬爾看來,奧姆斯特德的建筑理念深受思想家愛默生和梭羅的影響。他設計的紐約中央公園,是一種在密集的大都市中心的天然綠洲。初衷是為疲憊的都市人提供世外桃源,設計成就無可挑剔,但對于自然景觀的理解,喬爾卻持不同態度。

  在過去,自然總被設想成是一個難以駕馭的女人,它必須服從人類。19世紀,隨著美國工業化的發展,一些類似荒原派的想法認為,自然是需要人類呵護的處子,在人類野蠻的工業化行徑中,它必須得到很好的保護。這種思想不僅影響到了美國的環保運動,也重塑了美國園林和建筑設計,直到今天。在這樣的理念中,人必須完全去駕馭和保護自然。

  “人們認為那是完全自然的,實際上并不是,”喬爾認為,“我并不低估奧姆斯特德非凡的成就,他的遺產仍然存在于今天,然而它的作品更像是鼓勵設計師用自然掩蓋人工建筑,而不是讓它們更好地融合。在我看來,設計自然,本身這個想法就是壞的。”

  奧姆斯特德和其他類型相似的美國建筑師仍然持續地影響著今天的設計手法,他們認為,自然是脆弱的實體,它的性質是被動的,人類的職責就在于保護這個弱小實體,這種附屬意識,讓景觀設計師在一個建筑團隊中往往被當作一個配角,景觀設計更多時候起到的是園藝和修飾作用。

  作為一位更加現代和前衛的設計師,桑德斯認為,自然并不是附屬,在設計當中,自然必須與建筑相融合,它們互相影響,同等重要。

  桑德斯特地提到了他在美國加州設計的老人院。“老人院總是和死亡聯系在一起的,”他說,“但我們希望通過自己的設計去促進人類的交流。”在他團隊的項目中,景觀不再是如數,植物的設計用來促進建筑和社區之間互動。設計中,除了有寬敞、優美的公共空間外,生活和護理區也不再像以往那樣被冷冰冰地隔離開了,而是被植物帶聯系在一起。

  在韓國首爾北門山,喬爾·桑德斯借著略微傾斜的地形,在這片最古老的地區依山設計了一排極具現代氣息的別墅。L形的房子相互靠近,像聯排別墅。每一棟房子上下兩層交錯,住戶可以通過通暢的視野來欣賞周圍樹木繁茂的公園。屋頂種植了不同種類的景天科植物,植物的顏色隨著季節的變化而變化。

  桑德斯借鑒了亞洲的一些建筑風格。“我們嘗試結合亞洲與現代,每個家庭的房子既注重隱私,又有戶外生活。我還借鑒了傳統韓式建筑的開放式玻璃窗墻,并強調簡約的細節與當代住宅設計感。”

  “過去總認為人類和自然是割離開的個體,如今我認為我們必須換一種新的思考方式了,人和自然必須互動,這也適用于建筑中。”

  蘇州的建筑令人印象深刻

  你為韓國首爾北門山設計的別墅住宅相當成功,你在中國有類似的設計,或者有諸如此類的打算嗎?

  喬爾·桑德斯:目前來說還沒有機會,但我非常期待來中國交流,并且參與設計建筑。對于美國來說,目前中國正走在世界建筑設計創新的前列,我知道,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筑大師都在這里留下了自己的作品。我也期待可以參與進來。

  不過對于很多民眾來說,在這當中,有些建筑大師的設計過于前衛了,它們的外觀和城市的傳統建筑有些格格不入,甚至難以接受,對此你怎么看?

  喬爾·桑德斯:我還沒有機會看到那些充滿爭議的建筑,不過我非常期待。我注意到一點,如今建筑業變得更加全球化。作為建筑師,你將如何將一些全球性的元素融入到你的作品中,比如氣候變化和新型家庭結構,以及我個人目前非常感興趣的,數字技術對人類生活的影響,這些因素,讓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國際化更加明顯了。與此同時,地區之間的差異仍然存在,比如,環境的不同、文化的差異等。建筑師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在全球化和地方性的做到一個平衡,每一處地方的建筑仍然必須有它自己的特色。

  作為一個美國設計師,你在韓國設計建筑的時候,如何考慮全球化和本地化的平衡呢?

  喬爾·桑德斯:事實上,當時我的設計團隊里有亞洲人,有三個中國人、兩個韓國人,在設計之前,我讓他們做了相當充裕的準備和調研,對當地的氣候、環境,以及人文因素都做了充分的考慮。也許你最后看到的成品是富有現代氣息的建筑,但實際上在設計過程中,我們將當地的自然景觀和氣候都考慮在內,我們只是以更加現代的方式來設計而已。

  作為建筑師,在設計過程中那一刻起,我們拿起筆和紙,打開電腦屏幕,進行討論。通常我們分為景觀設計師和建筑設計師,這種討論更像是一種對景觀的事后思考,而不是要拿出統一的空間和編程的概念。景觀設計的重點是在宏觀尺度上,比如城市規模。這是很重要的,但在我們的討論組中,我們往往把重點放在溝通上,在內部和外部、程序和物質條件上進行討論。

  你此前來過中國,對現在中國城市的建筑有何評價呢?

  喬爾·桑德斯:我之前來過中國的上海,也見過那邊的高樓大廈。不過,讓我印象更加深刻的,是另一個城市蘇州的園林。在我看來,蘇州和日本的京都一樣,是完美地將自然與建筑融合起來的典范。盡管是更加東方式的設計,但我想,它們在理念上,和我現在所倡導的,是一致的。傳統的東方建筑經常能給西方設計師們帶來很大的啟迪。

工程人物
最后更新
熱門點擊

版權所有: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網站維護:中國建筑企業協會信息傳媒部

您是第位訪問本站的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