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領導講話

伊東豐雄:建筑和藝術必須分道揚鑣

文章來源: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最后更新時間:2015-08-17    閱讀次數:

  是什么樣的契機讓你意識到藝術和建筑應該分開看待?

  伊東豐雄:在設計仙臺媒體中心的時候。一開始我覺得建筑要取得成功,必須具有美的元素。作為一個建筑師,我那時覺得我唯一該做的就是設計漂亮的建筑。在仙臺媒體中心方案競賽的時候我依然這么想。但五六年間,我與一起工作的普通民眾、技術人員、官員以及各行各業的人們進行了很多討論,我慢慢地轉變了自己的看法。我發覺建筑的可能性遠遠超過所謂的“漂亮”,也開始明白作為建筑師本身與社會之間的聯系。在媒體中心開放的那天,我第一次意識到,不管你怎樣去嘗試新的具有挑戰性的設計,它依然有可能被大眾欣然接受。我逐漸明白建筑的可能性所在,它能讓人們更加自由,更直覺地主觀地去體會空間帶來的感受。

  你研究過包豪斯和黑山學院這樣的學校嗎?

  伊東豐雄:20世紀二三十年代,和藝術一道,在藝術能改變社會這一理念下,建筑原則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非常令人欽佩。但我們現在身處這樣一個時代,建筑和藝術必須分道揚鑣。如果建筑繼續停留在藝術領域,那它將與社會格格不入,而這些疏離建筑師也將步入抽象理論的歧途。如今在博物館里,很多建筑師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但我對此抱著強烈的保留態度。建筑師的位置應該在博物館之外。

  你認為建筑在多大程度上塑造社會?

  伊東豐雄:想要讓建筑在造福社會上有所成就,我們需要訂立新的原則。即使只是一些小項目,當地的人們也開始理解建筑的語境了。但在更多的情況下,建筑師所崇尚的設計和公眾想要的設計之間還有很大的鴻溝,如何填補這道鴻溝,架起溝通的橋梁也是我一直以來考慮的問題。如果我們不找到一個新的邏輯,將兩方相結合,那么建筑師將很難在現代社會生存下去。

  你認為培養新興建筑師的計劃很必要,但這個觀點似乎與日本盛產著名建筑師的盛名相悖。你是否覺得日本建筑天才的成功與社會背景和教育體系相關?

  伊東豐雄:傳統上,我們的國家支持,同時也要求有處理細節和創造美的能力,但這些都更該歸功于工匠和建設者而非建筑設計師。與我在海外的經歷對比,我常常驚訝于日本的工人和建造者們所具有的技術能力,這樣的技術支持擴大了日本建筑設計的潛能。舉個例子,國外規定水泥墻的厚度必須達到30厘米,但在日本,即便是在地震帶上,我們的墻體也可以達到只有20厘米的厚度,并且非常美觀。日本建筑師受益于這樣的環境。但當我們在海外工作時,我們和其他人一樣,都面臨著相同的困難。在材料選擇上甚至設計本身,我們都面臨技術限制。

  我認為很多日本設計師能蜚聲國際,是因為我們所處的環境為我們提供了迅速設計和建造有趣的建筑的可能。但這類建筑并不總是被社會所接受。相反,很多日本客戶對設計本身毫無興趣,只有在技術完全安全的情況下他們才會同意方案。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建筑像符號一樣傳播到世界各地,因為他們的美觀而被國際評論所接受。我在歐洲時,設計方案出臺時會和客戶進行長時間的溝通,而這些方案我最終都是相當滿意的。

  我認為日本設計師在抽象和概念領域很有天賦,他們能從眾多信息中提煉出高度凝練的東西。

  (伊東豐雄近年致力于自己的私人建筑學校項目,這一項目同時面向新興設計師、小學和中學的學齡兒童、社會展開。他希望培養出的新一代年輕人能自由思考城市空間,更清晰地表達對于未來城市的觀點和構想。)

工程人物
最后更新
熱門點擊

版權所有: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網站維護:中國建筑企業協會信息傳媒部

您是第位訪問本站的用戶